雪哥

2021年10月18日

走光

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我从家乡坐车到高铁站。 公交上,上来一个陌生女孩。 她很会打扮,齐肩金色短发,艳色口红,流苏耳坠,很深的卧蚕,画着精致的妆。 斜背个白色小包,很短的粉色褶皱裙下,是白乳一般的大...

进一步了解
2021年10月17日

噩梦2

村里要开发。 本是件好事,但被圈的地是片坟地。  工地一开工,就轰轰烈烈地挖出了一堆棺材,挨个摆在地上。有的新一些,还能看到上面涂的漆的颜色,有的就比较破了。有的高大,板材厚。有的就三长两短薄薄的板。...

进一步了解
2021年10月16日

噩梦1

我在一家屠宰厂上班。 我的工作很简单,就是剁排骨。把一扇扇处理好的猪肉上的排骨剁下来,将脊柱骨取出来再单独处理。 剁时间长了,也就顺手了,一扇猪肉摊过来,三下五去二就处理好了。也逐渐熟悉了猪肉的手感。...

进一步了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