郁积电车

文/东野圭吾 这班电车里每天都是同样的光景,单调得可怕。 晚上八点出头,这班从东京市中心开往郊外的私铁(泛指除JR日本铁路公司外的各家私营铁路公司)快车相当拥挤,虽没到沙丁鱼罐头的状态,却也很难从容地…

寂寞的日子

你一定也有过这种感觉的。 当你心事重重,渴望找个人谈一谈的时候,那个人来是来了,但你们却并没有谈什么。当然,谈是谈了,可是他谈他的,你——开始你也试着谈谈你的,可是后来,你放弃了。 于是,你们的谈话成…

海上日出

撼枕的涛声惊破晓梦,我起身推开房门。时值明治二十九年十一月四日拂晓,身处铫子水明楼中,楼下就是太平洋。 刚过凌晨四时,海上灰蒙蒙的,只是不时传来阵阵涛声。遥望东天,水平线上泛出了淡淡的桦树皮色。一钩弯…

趁爱打劫

文/邓刚 全世界的生物都在谈情说爱,正是这种浪漫才能“制造”出一代代更活泼的生命。由于没有人类的智慧,也就没有门户相对,花言巧语,口是心非,故作多情……为此,只要进入了爱情季节,所有精明的、谨慎的、灵…

月亮不见了

文/叶倾城 她爱上他鬓边的微霜,是白净草原上的风,带来风、尘及野外的诱惑,她甘愿飞马前去。他触到她白衣黑裙的庄重下,隐了一颗不羁的心。他不知是该欢喜还是恐惧。 周六叫她加班,电话打到她家,半晌,她才接…

莫小贝外传

01 同福客栈家的小姑子和邱员外的儿子不是一路人。 这是七侠镇人人都是知道的。 三岁就能看老,自打莫小贝十岁那年拿到了白马书院的录取通知纸,和十二岁的邱小冬成为了同学,两人每日上下学都要从七侠镇东街穿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