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关

有人说过年是“年关”,年纪愈长,愈觉得过年是一个关卡;它仿佛是两岸峭壁,中间只有一条小小的缝,下面则水流湍急,顺着那岁月的河流往前推移,旧的一年就在那湍急的水势中没顶了。 每当年节一到,我就会忆起幼年…

孤独的树

埃林.彼林 一阵肆虐的狂风从遥远的树林里刮来两颗种子,随意将它们分撒在田野里。雨水将它们润湿,泥土将它们埋藏,阳光给它们温暖。于是,它们在田地里长成了两棵树。 最初,它们十分矮小,然而无心的时间把它们…

爬吊塔

实实在在地爬了次塔吊。 当我站在塔吊上面作业区域的时候,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真的爬了上来。 刚开始爬的时候,速度还可以,并没有感觉多么可怕。 爬了几节的时候,手臂开始乏力。 随着离地面越来越高,手臂和手指…

卡做好后,插车上,问题解决。 但是令人郁闷的是,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移动硬盘丢了。这么多年积累的资料,更重要的是我这些年的照片,私人文件等等,全没了。不知便宜哪个货了。 看来平时出去再不带移动硬盘了,还…

好久没更新了,最近发生许多破事。 有一些新的业务需要一个域名,要指向国内的一个服务器。作为一名守法公民,自然是自觉地进行备案。结果备案过程中提出了许多问题。比如要关闭评论,关闭友链,管局备案官网的链接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