牡丹

最近去了一趟山东。在疫情期间出门,实属无奈。抱着避免与他人接触,安全防疫至上的想法,自驾过去。

因路途遥远,开车容易犯困,因此将路上的行程改为两天。往程中途停留山东荷泽,返程在河南洛阳歇脚。听闻这两座城的牡丹之盛名,却从未一见,常引为憾事。当前巧逢牡丹花期,为还欣赏花之中王之愿,特意前往公园,品牡丹雍容华贵之色。

牡丹果然不愧为花之中王。花朵硕大,花容端丽,雍容华贵,超逸群卉。牡丹之盛,唯有洛阳。香山居士诗曰:“花开花落二十日,一城之人皆若狂”。千年之后的古城,凡牡丹盛开之处,游人如织,接蹱磨肩,挥汗如雨。更是有许多美丽的女子与牡丹争相斗艳。一女子黛眉朱唇,瓌姿艳逸。她屈下身姿,蹴于花前,那牡丹却也昂首怒放,姚黄魏紫,纵是这般美人,也被映的失了风姿。

荷泽牡丹却又是一奇。它不似洛阳牡丹般端庄华贵,而是个性张扬,恣意展颜。花色丰富多彩,花姿千变万化。有的花开似火,热烈而奔放。有的红妆素裹,温婉而含蓄。即有白若羊脂,黑夜斐然,也有黑紫如缎,让人称奇。更有粉紫同株,好似二乔,千娇万态,惹人垂爱。

洛阳牡丹甲天下,天下牡丹出荷泽。孰雌孰雄,我一介山野村夫自难断定。我喜洛阳牡丹之色,又涎荷泽牡丹之姿,难以两全。花开二十日,任君恣意赏。待到花落时,又别一年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