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谈 · 2021年10月16日 0

噩梦1

我在一家屠宰厂上班。

我的工作很简单,就是剁排骨。把一扇扇处理好的猪肉上的排骨剁下来,将脊柱骨取出来再单独处理。

剁时间长了,也就顺手了,一扇猪肉摊过来,三下五去二就处理好了。也逐渐熟悉了猪肉的手感。

我天天就在大车间里剁猪肉,而猪肉就从那一扇小门里运进来,据说那里是屠宰车间。由于不是我的工作范畴,我也没有进去过。但在那里工作的人让我感觉很奇怪。倒不是因为他们面像凶煞,面善的屠夫我还没见过。而是因为他们总是独来独往,且来去匆匆,从来不跟我们外面的人聊天。

这个工作比较辛苦,人员流动很大。我对面的工友都换了两三个了。现在在我对面的总是低着头剁排骨,我几次尝试跟他搭话,他也不理我。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叫啥。于是我也知趣地不再跟他聊天,每天只能听到咚咚咚的剁骨头的声音。

有一次,他终于嘀咕了一句:”这肉怎么有点不一样!”。我好奇地把脑袋伸过去问他:”哪不一样?”他已经处理完扔到成品桶里了。只见他抬起头,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我,看得我浑身一颤,忙低下头,专心干我手头的事情。

第二天,他就不见了,替换他的是一张新面孔。

今天有一扇肉手感跟往常不一样,首先体型比较小,另外皮比较细腻,肉也比以前的要嫩上许多,手抓起来甚至有点滑滑的。我想着会不会是混入了羊肉之类的,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,迅速处理了。

不知怎么回事,我被那扇绿色的门吸引了。我知道门的后面就是屠宰车间,但我就是想进去看一看。

趁着没人注意,我偷偷溜了进去。里面空荡荡的,只有左边有一扇门,也是绿色的。门上有个小窗。我趴到门窗上,结果看到了一张脸。

那是我原来对面的人的脸,依然用那种直勾勾的眼神盯着我,吓得我腿脚一软,差点坐地上。我壮着胆子又看了一眼,只见他被吊着,只剩下半边身子,还有个屠夫正在处理他的另一边身子……

只见那屠夫突然就扭过头瞪着我,手里还把玩着一把小剔骨刀。我想跑,却始终迈不开步子。只听到一句”又多了半扇肉”

然后,我就醒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