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谈 · 2021年10月17日 0

噩梦2

村里要开发。

本是件好事,但被圈的地是片坟地。 

工地一开工,就轰轰烈烈地挖出了一堆棺材,挨个摆在地上。有的新一些,还能看到上面涂的漆的颜色,有的就比较破了。有的高大,板材厚。有的就三长两短薄薄的板。

外公和外婆在吵架。外公要把自己的棺材搬回来,外婆不让,说你怎么知道哪个棺材是你的。

外公的倔脾气上来了,拿了跟撬棍就冲那口还比较新,暗黄色的棺材走云。我记得那口棺材本是金黄色的,可能在土里埋久了,就成暗黄色的了。

只见他三下五除二就把棺材盖撬开了,里面的尸体已经干了,但依稀能辨认出此人生前的面貌。

外公指着那个人说:”你看,这就是我吧!”

我好奇地凑上前去,见到棺材里面躺着的那人果然好像是外公。肤色已经变黑,干瘪的皮肤紧紧地贴在头骨上,眼窝深陷。

他对我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