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 · 2021年10月18日 0

走光

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我从家乡坐车到高铁站。

公交上,上来一个陌生女孩。

她很会打扮,齐肩金色短发,艳色口红,流苏耳坠,很深的卧蚕,画着精致的妆。

斜背个白色小包,很短的粉色褶皱裙下,是白乳一般的大腿,胸前紧涨,身材丰满。

脚踩一双刺绣匡威,大腿根下,纹了一朵艳花,满是火辣。

仔细看去,其实她的脸蛋并不算惊艳,只是胜在了胭脂水粉,但她的风尘气质,却令我难忘。

就像是《七年之痒》里的梦露,性感艳丽,又不失落落大方。

擦身而过的瞬间,心里稍作遗憾,为何以前在老家,从未遇见过这样的女孩。

后来,在候车室里,一时起意,准备到二楼商业区去买杯奶茶。

自动扶梯上,低头戴耳机的我,突然抬头,见到了刚才那个女孩的身影。

只是那一刹那,脑袋嗡地一声。

我看见了春光乍泄。

就像是晚风掀起了月色,露出白色的地上霜,裙下塞满了流云,蕾边透着饱满的光泽。

是远处烟火,也是近处秀色。

不知那时是不是风的缘故。

说实话,现在我就蛮后悔的,当时年少,内心骚动,却故作镇定。

以为少年的肩,应当担负起清风明月和正直气派,也没多偷瞄几眼。

后来,在候车室里,我多次抬头见她。

她也注意到了我,对我大方莞尔一笑。

原以为世间的五光十色早已注定,却没想到不经意的旖旎,才是惊鸿。

如今,回到家乡的那个车站,我总是习惯望向二楼的那个商业区,大概心里还是想点一杯奶茶吧。

却再也遇不见那个女孩。

先须挽取天上水,洗尽人间污浊心。

在烟火的尘埃里,哪有什么正人君子,都不过是世俗桃色的信徒。

因为那一帧令我后来无数的夜晚,都难以释怀。

我心中奔腾地,是那露出的白色月光,就像是一股清柔的风。

 

转自网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