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一日游

赶着周末,来了个杭州一日游。

说是一日游,这是只计划。早上飞去,晚上飞回。但是变化始终是存在的,所是一日就变成了两日。

为了赶上头班飞机,我早早就起来了,真是披星戴月。跟我约好的快车司机如约到达接我的地点。这让我松了一口气。

到达机场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,这时天边才开始微微发白。但是机场里人依然不少。

多数都如我一样,睡眼惺忪,大家都在懒洋洋地排队值机,排除安检,嗯,还有最后排除登机。

在空中颠了一路,总算平安落地,至少没把我又拉回去。这一点要感谢我的好运气。因为杭州已经连续下了好久的雨了。

打车到预定地点,见到了预约的人。于是各位小伙伴们都很开心了大概聊了一会。中午时分,东道主主动提出吃火锅。基于客随主便的原则,我也没有表示异议。席间,对方提出小酌几杯,本着先办事的原则,我礼貌地拒绝了。

说实话,杭州的火锅都被同化掉了。哪怕是点了个最辣的锅,吃到嘴里也淡出鸟来了。但是看着东道主他们被辣得满头大汗的份上,我也发挥了一点小小的演技,表示这火锅真的很辣。哈哈。

吃完饭稍事休息,大家便在会议室内直接进入关键核心部分。

这时会议室的气氛已经不如早上那搬和谐友好。各人都是唇枪舌箭,据理力争。因为这时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百万左右的成本或利润,钱果然是最好的激励方式。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拉锯战之后,基本细节都已敲定,同时双方都达了也自己较为满意的效果。这时气氛又缓和了下来。这时我们也都精疲力尽,不愿意再动一下脑子。判断也是很费力气的。

对方很热情地为我们准备了酒店,并提出要送我们去酒店。其实我此时真想到酒店里去躺尸,但是另一位小伙伴第一次来杭州,对西子湖充满了好奇,所以我提出,接下来的时间我们自己转转,晚上再约。至此对方也没有勉强。

我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来西湖了。但我记得我第一次来西湖的情景。

那时还算很年轻,天天在外边跑着做项目。待遇不高,活又多,还特别辛苦。但是那时的想法还是挺简单的,没有家庭的压力,一群单身汉在外边,相对来讲,生活过得还是挺爽的。

于是我们抽了个时间,从项目驻地跑了趟西湖。那时距离不远,大概一个小时。

到了杭州市的武林广场,到处问路,勉强找到了这个传说中的大湖。

第一眼的观感还是挺失望的。不敢说见过多少名山大川,但是比西湖好玩的地方还是挺多的。但是这个湖,偏偏胜在有许多美丽的故事。

这次来的时候,正是雨后。空气很湿,湖风吹在脸上还有一点疼,而且还带一丝丝水腥气。

初春的杭州几乎已经遍布绿色。此时游人还不是特别多,但湖边小径旁边设置的长椅上几乎都坐满了人。湖面上依稀有几只小舟在悠悠地荡着,身着红色救生衣的乘客在碧绿的湖面上就显得格外显眼。远处的雷峰塔更是隐在水气当中,不肯轻易现身。

本来是应该登塔一番。因为此时正好是雷峰夕照之时,奈何天公不作美,太阳都难得一见,只好作罢。再加上身体早已疲惫不堪,且时间已不早,距离约定的晚宴时间已经很近了,所以就直接回酒店了。

晚宴之上,大家称兄道弟,推杯换盏,你来我往,好不尽兴。

我也算是身经百战了,但是对方来势凶凶,依然感到莫大的压力。不得不说,中国特色的酒桌文化还是挺有自己实用的一面。本来不怎么熟悉的人,这么坐在一桌,三杯先下肚,这时大家已经开始熟络起来。酒品如人品此话还有一定道理的。从喝酒的一些细节可以判断出一个人做事的风格。有人干脆利落,有人扭扭捏捏,有人一饮而尽,有人悄悄偷酒。再加上酒一喝多,有人依然沉稳,有人语无伦次。如果再见个不怎么靠谱的,酒后还能说一点清醒时不会说事情。真真假假,特有意思。

晚宴过后,各位彼有相见恨晚之感,于是一起到附近的一个酒吧继续。此时虽说是品酒,更有一份考验量的意思。此时谁能坚持到最后,谁就是胜利者。

建立一种关系的基础是有足够的认识。如果只知道一个人的丰功伟绩,除了崇拜,再不会产生亲密感。快速建立亲密关系的方式就是让别人了解自己的丑态。能把丑态直接暴露给对方的,那肯定是把对方的关系已经看成是可分享一些私密的关系。酒是一种很好的催化剂。酒多之后,有人打滚撒泼,有人上吐下泻,丑态毕露无疑。此时便更有一种我掌握了你的小秘密,你也掌握了我的小秘密的感觉。经此役,亲密感便建立了起来,喝酒的目的便也达到了。

还是很感谢杭州小伙伴们的招待。第二天睡醒之后,还有心情到河坊街一游。得益于时间安排得好,在河坊街尝了一下当地美食,还偶然现了一家卖大馄饨的。每只馄饨体量之大,让人叹为观止。但是这清单的汤汁却让我饱经风霜的胃感受到了帝王的待遇,顿感舒服多了。

随着飞机离地,我又离开杭州了。顺便说一句,我赌本次航班准时,又亏了100的豆子,郁闷。

One Reply to “杭州一日游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